【翻译组】没有病毒的疾病斗争:心理健康之战(四)

时间:2018-09-07 11:03:46 来源:球迷屋 编辑:朱显
摘要:在NBA,每个裁判都必须坚持自己的信念。当你跨进一座陌生的大楼,观众席上有着成千上万陌生人疯狂的尖叫。这些人从来没有见过你,也不知道你的名字。这时,你必须保持清醒的大脑,默默地走到你的工作岗位,带上裁

球迷屋 www.hito3c.com

在NBA,每个裁判都必须坚持自己的信念。当你跨进一座陌生的大楼,观众席上有着成千上万陌生人疯狂的尖叫。这些人从来没有见过你,也不知道你的名字。这时,你必须保持清醒的大脑,默默地走到你的工作岗位,带上裁判的的标志,然后为激烈竞争的NBA比赛维持秩序。

当愤怒的球队粉丝“问候”你的家人,你的母亲,你的妻子,你的身体,向你的脸上吐口水,质疑你的判罚时,裁判必须保持冷静。球队教练不信任你,球员违抗你,这时候,除了你的同事,没有人会站在你的一边。一个有争议的判罚,裁判往往需要去看现场的录像回放。判罚吹响时有人兴奋有人沮丧,但几秒钟后,当回放结束再决定后,这些狂热粉丝的角色有可能完全转换。

“在你被录用之前,”NBA裁判马克-戴维斯说,“工作人员给你做了身体扫描和各种检查,作为裁判需要有良好的身体素质和敏锐的现场反应能力。”

费城体育心理学家,运动心理学中心主任乔尔-菲什博士,曾经和NBA裁判合作过。他说,NBA 裁判员的工作场所和独特的环境会让裁判员承受很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会产生短期或是长期的影响.“我说的不是睡一场好觉儿就能消失的那种压力。”

随着技术的进步,每一场比赛后的两分钟,裁判报告就会出炉,这也增加了联盟官员对比赛的审查力度。菲什博士对裁判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提出建议,他告诉裁判可以确定3-5个激发情绪的触发点:也许是一名球员在比赛中的抱怨和呼叫,也许是一名教练用特定的语言和动作来对抗裁判,也许是球迷直接用脏话怼骂裁判和球场工作人员。

裁判是人类,不是机器人,”菲什博士说道。“他们有感情有判断。因此,我们要找出什么可能导致他们压力增加,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们想让每一位裁判明白在职业生涯中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正确面对就是了。”

有时球迷们大喊;“裁判,你太差劲了!”这是一个积极地自我对话的过程。“所以,这时候,你就使裁判们努力达到‘我相信自己’的地步。”

菲什博士和裁判谈论着缓解情绪的方法:遇到这种情况,深呼吸,降低说话的声音,降低语速,让身体变得放松……

新任球员联盟心理健康与健康项目主任威廉-帕勒姆博士也曾经与NBA官员合作过。他说,帮助裁判们的最好办法是帮助他们回顾职业历程。“你只有对他们的工作环境有足够的了解,你才有帮助他们的可能性。”

裁判戴维斯说,帕勒姆博士和其他人的投入,使一项几乎不可能的工作开始变得简单,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压力时时存在,他会困扰着你,你的状态会越来越糟糕。”

在NBA的裁判界,乔伊-克劳福德是一个传奇。他职业生涯共执法了2561场NBA比赛,374场季后赛和50场NBA 总决赛,是NBA的历史上受人尊敬,同时也是最具争议的裁判之一。他自己承认,因为比赛压力,他差一点早早失去自己的职业生涯。

2007年4月18日,NBA总裁大卫-斯特恩通知克劳福德,暂停他本赛季剩余的执法工作。原因是他荒唐地把邓肯驱逐出场。当时邓肯在比赛中坐在板凳席上对着克劳福德大笑起来,而在1分16秒前,克劳福德刚给了邓肯一个进攻犯规。看到邓肯在长凳上咯咯地笑着,克劳福德怒气冲冲地走过去,他们两人有过一番交流,然后邓肯就被罚出场了。后来邓肯声称克劳福德对他说的话非常具有攻击性:“他对我有个人仇恨。”

克劳福德对邓肯事件的过激处理,使他的职业生涯岌岌可危。

克劳福德告诉ESPN的工作人员,在邓肯事件之后,菲什博士对他进行心理辅导,如果没有这次心理咨询,他很可能丢掉工作,结束职业生涯。

这是乔伊-克劳福德第一次讲述他的心理健康历程。

“我已经退休一段时间了,但是,看到人们对待裁判的疯狂行为,我仍然感到震惊”。最近我到费城参加了女子AAU篮球比赛,10岁儿童之间的比赛中,父母们疯狂的行为都显得有点失控了。我对他们喊道,“不要对着裁判大喊大叫”,但是很遗憾,不是每一个父母都能听从我的劝告。

1977年,当我在NBA第一次执法比赛时,我经常对着教练大声喊叫,教练们也会大声地呼喊着回应。当时的情况就是那样,大声喊叫,如果你不那样做,就会和别人显得不一样,你就会被排斥。而冷静和理智在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用。

作为一名裁判,你会经历很多,每个人都有可能给你带来麻烦——教练、球员、球迷。

有一次,我被人吐口水。那真的很糟糕。90年代中期,在金州奥克兰阿拉米达球场。我和同事走出去的时候,有个家伙朝我吐口水,他还打到了我的脸。如果我能找到他,我会杀了他。但是警察护送了我们离开,他们不让我有还击的机会。

当我们经历逃税事件时(克劳福德是90年代中期被美国国税局调查的数十名裁判之一,他们将头等舱机票换成现金买低等舱,但没有缴纳差额所产生的税),我们被称为罪犯,我很敏感,备受煎熬。我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是我心中永远的的痛楚。

我想解决的问题是为什么在球场上我会这么生气。有人劝我说,“克劳福德,他们不是在骂你,他们只是对着空气发泄罢了”,那些和别人在场上对喷的细节我已经记不太清了。他们只知道批评裁判,却不知道我们工作的艰辛。

我最大的问题是每当自己在场上吹错了一次判罚时,我会对自己过度自责。比赛结束后我有回看录像的习惯,我要检查自己的每个吹罚,当我知道自己有错判时,我会懊悔地将头埋在手下,我不敢相信我能犯这么低级错误。

还有一次是在森林狼的一次比赛中,上半场结束后去更衣室的路上,森林狼主帅弗利普-桑德斯,对我们大声抱怨,我当时失去控制和他对喷了起来,回到更衣室后我对裁判本尼-亚当斯路易斯-格里罗询问:“我刚才了说什么不妥的话吗?”他们看着我说,“那些话都不太好听”。我甚至记不清自己都说了什么,那件事情太糟糕了,后来知道此事的人都对公众和媒体保持了沉默,但我免不了被联盟罚款。总裁大卫--斯特恩对我非常生气,他让我想办法克服自己的毛病,联盟不会对这样的行为一直容忍下去。

因为我的愤怒和情绪失控导致了邓肯停赛,这件事会被永远记在NBA的历史上。而在这件事发生的几年前,2003年西部决赛的第二次季后赛比赛中,我把唐-尼尔森也同样赶了出去。尼尔森当时也没有说什么不妥的话,只是因为他双手交叉笔直站在场下,我觉得他是在向我的同事们示威。于是我对他说,‘你能不能坐回到板凳席上去’他说,‘不,’我马上给了他一个T,‘你现在肯坐回去了吗?’尼尔森仍然拒绝,然后我直接把他罚出球场。戴尔-哈里斯是他的助手,看起来他的情绪也很激动,所以我也把他罚出了球场。第二天,大卫-斯特恩打电话让我去他在纽约的办公室痛骂了一番,他把所有能讽刺挖苦批评我的话全说出来了,而我就默默忍受着一切。在我去之前,裁判工会代表告诉我,“乔伊,不管斯特恩说什么,你不理他,站着就行了。”最后斯特恩要求我,“以后不能再那么做了,”我答应了他“好的”,当然后来的事情你们都清楚我并没有听话。

邓肯那事发生在2007年。邓肯坐在板凳上一直在笑,我把他罚出赛场,因为那笑声真的让我心烦意乱。我甚至自己都觉得这判罚的原因太无理取闹了,我知道从事情发生的那一刻,我就有大麻烦了。

斯特恩暂停了我在本赛季余下时间里的工作。停职是件大事,斯特恩的态度震撼了我,我意识到,我必须做点什么来弥补错误,否则我的职业生涯很可能会就这样结束。我因为这件事被联盟罚款了10万美元。随后斯特恩让我去看精神病医生,这个家伙想知道我是不是疯了,我自己也对这个答案非常恐惧,在和心理医生沟通的时候,我穿着西装,一直汗流浃背。两个小时后,他说,“好吧,我们的谈话结束了”我问医生,“天呐…我是不是真的已经疯掉了,我还需要再来吗?”医生告诉我,“你不是一个疯子,你只是对工作太投入了。”我仔细想象明白医生的意思了,这个诊断结果还算不错。

当我被停职的时候,我的家人很难过,他们是我去心理咨询的原因之一。裁判被停赛的新闻铺满了大街小巷的报纸,到处都在讨论我的事,这让感到非常难看,那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我的裁判同事们帮我度过了这个难关。我没有参加季后赛的执法工作,他们知道这对我来说已经是非常严重的惩罚了,因为我对自己的工作是那么的热爱。

后来我去费城见了菲什博士。在费城,每个体育界的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都会去找他。那家伙挽救了我的职业生涯。菲仕博士告诉我,“如果你感觉到愤怒来了,就把手放在你的身边或身后,提醒自己,冷静。让你的呼吸慢下来,不断提醒自己你是个好裁判。”菲什博士的忠告帮我度过了我在NBA的最后10年。

我在2016年就退休了,但是我仍然保存着菲什博士的电话号码,他是那种真正能说服你的人,我愿意把我的心里话告诉他,我信任他。我一直和那个坏脾气的自己做斗争。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会和别人打架,扔棒球,发脾气,菲什博士是唯一一个会用如此善解人意的口气和我说话的人,他用平静的声音告诉我愤怒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现在每当我生气或者愤怒的时候,我很快就会平静下来。我现在心里会不断提醒自己,为什么我要对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发脾气呢?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忍不住发怒,菲什博士给了我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很佩服那些站出来,带着愤怒、焦虑或是沮丧来分享自己故事的球员,我是真的佩服他们。我的母亲是一位伟大的女性,但她生活得很痛苦,她是一个患有抑郁症的人。母亲很低调,她和我父亲的婚姻并不完美,我相信这是她抑郁的原因之一。母亲饱受抑郁症的摧残,甚至曾经试图用药片自杀。

我已经无法确定当时母亲有没有寻求过心理咨询,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她肯定服药过量了,因为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常常到药房去帮她拿药。我不知道她在吃什么,因为药丸是装在袋子里的,而且总是订好的。我的父亲是大联盟的棒球裁判,他作风保守,从没有把母亲的病放在心上。每当母亲心情不好时,他只会说,“你疯了吗?我还要工作,六个月后再见”,然后父亲就离开了。

当你作为一个成年人回忆这件事的时候,你会明白抑郁症真的是很严肃的问题,但在当时,我只有十几岁,二十岁,我不明白母亲的痛苦。我常想:“母亲有什么好郁闷的?”

我总是对人们说,如果你有什么心事,为什么不找专业人士谈谈?这没有什么可丢脸的。和菲什博士的谈话是我一生当中最好的决定,我希望这件事早做25年

注:本文内容的组织和采编均来自自媒体朱显观点
热门评论
请登录! 发表评论
关闭
  • Tikky4分钟前

    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

    赞(0) 踩(0) 回复 查看全部(0)
    Tikky 回复
  • Tikky4分钟前

    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查看全部

    赞(0) 踩(0) 回复 查看全部(0)
    Tikky 回复
  • NBA排行榜
  • CBA
  • 东部
  • 西部
  • 得分榜
  • 篮板榜
  • 助攻榜
  • 积分
  • 得分榜
  • 篮板榜
  • 助攻榜
  • 抢断榜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用户协议 网站地图 球迷屋 标签

Copyright ? 2015 - 2020 qiuni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
  • 永利澳门会员入口
  • 赌球网站
  • djfz
  • 奥迪A6L优惠10.85万 现车有售颜色可选 2018-09-26
  • 过去十年国际油价腰斩国内油价却涨了,原因何在? 2018-09-26
  • 《电子商务法》颁布 知产保护全面推进 2018-09-26
  • 吴怀量:践行社会责任 做百姓放心的标杆企业 2018-09-26
  • 习近平话团圆金句:团聚最喜悦 团圆最幸福 团结最有力 2018-09-26
  • 新华网等媒体联合签署互联网视听服务自律公约 2018-09-26
  • 网曝安徽芜湖一幼儿园用过期食品 相关负责人已被刑拘 2018-09-26
  • 美国制裁中国军方意欲何为 2018-09-26
  • 肇庆市森林防火指挥部提醒市民注意中秋防火 2018-09-26
  • 高端洗护风口显现 赋能行业增长 2018-09-25
  • 河南发布企业职工工资增长基准线为12% 2018-09-25
  • 无锡海报现“欢迎来四川”,太糗了 2018-09-25
  • 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 2018-09-25
  • 朝阳消防与质监、工商等部门开展消防产品联合检查 2018-09-25
  • 2018全球媒体区块链峰会在香港举行 2018-09-25
  • djfz